首頁
1
最新消息
2
失智症新知
3
點亮失智老人珍貴回憶 「我們的歌」顯效力4
日商健思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111 台北市士林區福國路19號2樓
    照護者的負擔   April 28, 2017 | 陳威澄       今天要討論的部分是照護者的負擔(caregiver burden),以下的內容多半是取材於這學期老師上課的講義,所以在這邊就感謝Dr. Victor編排的講義,另外就是裡面的內容幾乎都是美國方面的相關研究,到底是不是完全適用於台灣或甚至亞洲地區的情況那就又要再做更多研究去證實了;不過我在這邊提供一些資訊給大家參考一下.首先照護者在美國多半是由女性擔任,其原本的家庭腳色可能是老婆,女兒或是媳婦.沒錯,這點根據我不專業的觀察似乎有極高的比例吻合台灣的情況.在研究方面將照護者的負擔(caregiver burden)分成五種類型,分別是:情緒方面(Emotional toll), 生理方面(Physical toll), 社會方面(Social toll), 職業方面(Vocational toll), 最後是經濟方面(Financial toll).今天會講前面兩個部分.(1)情緒方面(Emotional toll):•照護者比非照護者更容易感到憂鬱或是焦慮•阿茲海默症的照護者比起其他慢性疾病的照護者更容易憂鬱 (這裡要補充一點就是主要的原因是阿茲海默症的病人無法給照護者相對程度的情緒回饋,簡單的說就是,因為疾病的關係他們意識缺損有時候連對自己最重要的照護者都沒有辦法說聲謝謝或是有一些感激的舉動)•在鄉下的照護者比起城市的照護者更容易憂鬱 (這個可能的因素大概是社會資源的差異)•照護者會容易感到不安甚至罪惡感 (因為照護者往往希望自己”完美”的做好照護的工作,因此增加心理上的負擔)(2)生理方面(Physical toll):•照護者的免疫機能相對低,而且血壓(BP)也相對比較高•照護者相信自己更不健康而且更沒有時間去照顧自己對於自我評論健康方面,照護者通常給自己相對較低的評分,主要跟情緒低落有關•最後,照護者的壽命往往比非照護者長壽!! (前面說了這麼多看似缺點的部分,最後卻來的大逆轉!!Dr. Victor也特別解釋,他認為是因為照護者需要大量的身體勞動去完成照護的工作,這可能是相對長壽的原因)   (3)社會方面(Social toll):•較少的休閒時間還有減少的社會網絡導致社會支持減少 (簡單舉例:因為是照護者,所以多半的時間都花在照顧你的家人身上,導致你沒有時間維繫以往的人際關係或是開發新的人際關係,最後讓你的社會支持減少;也就是說朋友還有家人是很重要的社會支持一環喔!!)•人際關係壓力的增加住在鄉下的照護者得到的”非”正式的幫助會比住在城市的照護者多 (可能也是比較有人情味吧,鄰居可以互相幫忙,這是我自己的解釋啦~)※根據Zarit (1980)的研究表示:減緩照護者負擔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家人或是朋友經常性的探訪”!!!! (寫這研究的時候我都還沒出生呢!居然已經有人在40年前就開始討論這方面的問題)(4)職業方面(Vocational toll):•工作與照護工作時間分配上的模糊•干擾工作表現•有一半的照護者表示他們需要工作到更晚還有提早離開公司•只能選擇要求較少的工作,早點退休或甚至完全放棄工作•如同前面說過的,照護者主要是女性,這也導致”部分”女性薪資不高的原因(5)經濟方面(Financial toll):•在美國,阿茲海默症是最花錢的疾病!•平均一個病人要花費287,000鎂•除了病人的花費還要考慮照護者在收入方面的減少,實在是非常驚人的經濟壓力•經濟上的壓力也會直接導致生活品質下降,連全聯都逛不起•住在鄉下的照護者可能會對面經濟方面更嚴酷的考驗說了這麼多就是希望不管看過這篇文章的你已經是照護者了或是你身邊有認識的人是照護者,都希望你可以在了解更多相關的知識之後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本身就是照護者的人應該試著尋求外界的幫助,例如親朋好友或是政府的相關協助,在心理負擔上面也不要凡事都為了要求完美而苛責自己,另外尋找專家的建議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讓你的照護品質事半功倍.至於身邊有朋友是照護者的朋友,那你們對照護者來說就是社會支持上最重要的一環,在自己能力範圍允許的情況下提供協助,例如幫忙煮頓飯,或是讓照護者放一個下午的假都是很好的幫助.最後附上衛生福利部長照服務資源地圖還有新北市的長照服務管理中心,希望所有照護者除了照顧你的家人以外也要更在意自己http://ltcgis.mohw.gov.tw/Select/QueryResource.aspxhttp://www.health.ntpc.gov.tw/content/?parent_id=10622 http://www.gimstw.com/hot_234629.html 照護者的五種負擔:重擔不要自己扛,幫助別人也要幫助自己 2021-06-28 2022-06-28
日商健思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111 台北市士林區福國路19號2樓 http://www.gimstw.com/hot_234629.html
日商健思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111 台北市士林區福國路19號2樓 http://www.gimstw.com/hot_234629.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1-06-28 http://schema.org/InStock $NT 0 http://www.gimstw.com/hot_234629.html

相關連結:http://www.epochtimes.com/b5/17/4/11/n9027964.htm

點亮失智老人珍貴回憶 「我們的歌」顯效力

文/艾米‧貝爾德,比爾‧湯普森(澳洲麥考瑞大學) 陳潔雲 譯

當我們慢慢變老,音樂可以比照片更強烈地觸發共同記憶,即使你或親友患有失智症。(Diego Cervo/Shutterstock)

當我們慢慢變老,音樂可以比照片更強烈地觸發共同記憶,即使你或親友患有失智症。(Diego Cervo/Shutterstock)

 人氣: 1020
【字號】     
 
更新: 2017-04-12 8:16 PM    標籤

音樂不僅讓視頻中這位失智症老人泰德‧麥克德莫特(Ted McDermott)再次生龍活虎,他與兒子的這段歌唱視頻在互聯網爆紅後,他還灌錄了唱片。粉絲暱稱他為泰迪‧麥克(Teddy Mac)。

 

許多老夫老妻都擁有一首特別的歌——姑且叫它「我們的歌」,會讓他們想起婚姻歲月裡的重要經歷或某一個瞬間,比如初次見面、婚禮,或是因戰亂分開的歲月。

 

這些歌曲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喚起共有的記憶與情感。由於可以觸發人生經歷的回憶,音樂就如同夫妻間的「心靈黏合劑」,密友和其他至親之間也如此。

儘管家家有這樣的歌曲,但對音樂觸發人生回憶的研究少得令人吃驚。不過,關於「我們的歌」的強大力量,一直流傳著很多軼事,還有相關的電影——正是這些歌,讓失智症患者想起了自己是誰,重新產生了親情交流。

「音樂最常引起的一類記憶,往往可以幫我們建立和維護人際關係。」

我們最常想到的,是夫婦倆擁有一首對他們而言很特別的歌,不過,密友和家人之間也可以有這樣的歌。

對擁有共同音樂記憶的人來說,這種效果可以非常強大而持久;在進入高齡後,這些歌仍會有心靈意義,即便是面對失智症帶來的認知衰退。

在阿茲海默型失智症(導致記憶受損的神經退行性病症)患者中,音樂特長和音樂記憶可以成為「保護認知的島嶼」。

在阿茲海默型失智症發展到嚴重階段的人群中,不乏這樣的驚人例子:儘管沒接受過正式的音樂訓練,他們不僅清楚記得「我們的歌」、會彈樂器,甚至還做成唱片、學習並記住了新的音樂。

在音樂的作用下,失智症老人泰德‧麥克德莫特(Ted McDermott)再次生龍活虎,他與兒子的歌唱視頻在互聯網爆紅後,他還灌錄了唱片。粉絲們親切地稱他為泰迪‧麥克(Teddy Mac)。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神經影像學研究已顯示,音樂會對大腦產生「超級刺激」。它可以激活腦部的大片區域,包括控制運動、情緒和記憶的部分。熟悉和喜愛的歌曲常常可以有力地激活大腦前部區域,使之不受海阿茲默型失智症的傷害。

這意味著,音樂可以獨一無二的方式觸發記憶,成為個人連通過去、連通共有記憶的至關重要的途徑。

音樂比照片更有力

對阿茲海默型失智症患者的研究中,我們發現,音樂比其它提示物(如照片)能更有效地觸發人生回憶。

心理學上,從青春期到成年早期被稱為記憶突點(reminiscence bump,又稱懷舊凸隆)時期,學界發現,這時期的歌曲最有可能誘發人生回憶。這個時間點很關鍵,許多人會在此時找到自我認同感,以及人生中第一個異性朋友或配偶。

這意味著,如果夫妻倆在剛成年時就遇到彼此,他們更有可能共同擁有一支「記憶突點」時期的特別歌曲。從高中時代就相戀的芭芭拉和大衛就是這樣,他們的故事被收入我們即將發表的研究中。

芭芭拉五年前被診斷患有阿茲海默型失智症,經常變得糊塗、激動。有時她連丈夫大衛也不認得,當她將大衛當作闖入者趕出家門時,大衛不知怎樣才能讓她明白他們已經攜手走過近60年。

而他現在說,是歌曲的力量讓他重新贏回芭芭拉。初次相識的夜晚,他們一直結伴跳舞,跳到最後一支歌曲——正義兄弟(Righteous Brothers)的《不羈旋律》(Unchained Melody)。於是,已屆耄耋之年的他開始每天給芭芭拉唱歌,最終「她回來了」,認不出他的情形再也沒有發生,那時,距芭芭拉確診已有五年。芭芭拉和大衛一直記得那句歌詞:「我就快回家了,等我。(I’ll be coming home, wait for me.)」

音樂存在於人類所有的文化之中。有研究者說,音樂在人類歷史上始終是人際凝聚力的關鍵。正是由於這種黏合效應,音樂最常引起的一類記憶,往往可以幫我們建立和維護人際關係。

無論是否是失智症患者,音樂引發的人生記憶通常會讓人想起一個特別的人,如現任或前任配偶,或想起人生某一時期的社交活動,如高中舞會或「戰地戀曲」。

這樣一來,所有歌曲都可能成為「我們的歌」。鑑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紐帶為各年齡的人所看重,乃至在人類歷史上也很重要,可以說,我們正是藉由這種聯結獲得生存下去的力量。

作者簡介:艾米‧貝爾德(Amee Baird),澳洲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臨床神經心理學家,澳洲國家健康和醫學研究委員會-澳洲研究委員會(NHMRC-ARC)失智症發展研究員;比爾‧湯普森(Bill Thompson),麥考瑞大學澳洲研究委員會認知暨認知障礙卓越研究中心(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in Cognition and its Disorders)首席研究員。本文原題「The Power of ‘Our Song,’ the Musical Glue That Binds Friends and Lovers Across the Ages」,載「對話」(The Conversation)網。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